华为全球基站出货超50万个 领跑下一代移动

  • 作者:admin
  • 2020-03-28 08:16

华为全球基站出货超50万个 领跑下一代移动

 全球无线基础设备销售额103亿美元、基站出货超290万载频,在全球经济因信贷危机“有点冷”的大环境下,华为用又一份优异的成绩单再次演绎了什么叫作“此消彼长”,也为“华为、爱立信无线双雄并立”的自评添加最佳注脚。

  华为无线产品线万飚在接受C114等少数媒体采访时宣布了这一2009年最新数据。值得注意的是,在这103亿美元中还未计入核心网及服务的销售额;而与2008年的70亿美元相比,业绩增幅高达45%。

  无线基础设施首次突破百亿美元大关,给华为带来的不仅仅是业绩上的全新格局,更是心态上向领导者的进一步蜕变——从2G时代的跟随者、3G时代的参与者,再到4G时代的领跑者,华为越来越关注的是无线产业的健康发展。万飚在采访中特别强调,华为“不做霸主”,而愿以开放的态度与主流供应商合作。

  国内国际持续扩张:全球席卷103亿美元

  敲响过3次“冬天”警钟的华为在2009年又迎来了一个丰收年,在任正非热情洋溢的2010年新年致辞中首度透露,华为2009年销售额将超300亿,销售收入将达215亿美元(http://www.c114.net/news/126/a472749.html)。

  从9年前的152亿人民币到今天的300亿美元,来自无线的贡献功不可没。据华为2008年财报显示,无线产品线销售额占公司整体的28%。而2009年单以103亿美元无线基础设备销售额计,占比即已超过了34%。

  在国内市场上,华为基站总出货量超过10万个,特别在三大运营商3G网络份额中占“绝对第一”,成为这场直接投资达1609亿元3G盛宴的最大赢家:“华为在中国联通WCDMA网络格局中份额占到32%左右,排名第一;在中国电信CDMA网络格局中份额为40.4%,排名第一。在中国移动TD-SCDMA网络格局中,鼎桥系(华为+诺西)份额超过40%,同样也是第一。”

  而在2009年GSM新增方面,华为也同样以在中国移动超过30%的份额和在中国联通超过50%的份额笑傲群雄。

  在国际市场上,华为不仅再次巩固了欧洲市场,更在北美有所突破。目前华为在欧洲市场上已进入了所有主流移动运营商,万飚表示:“仅在2009年第四季度,华为就在欧洲拿到了6张网络的建设合同,包括法国SFR、瑞典Net4mobility、挪威Telenor、比利时Belgacom等。”

  据C114了解,其中与Telenor的挪威全境网络升级合同斩获最为丰厚,共涉及1.2万个基站的搬迁和部署,被视为在LTE时代比肩爱立信的证明;而与瑞典Net4mobility(C114注:Telenor和Tele2的合资公司)的合同也达到5000个基站,为北欧地区最大LTE网络独家供货合同。

  北美市场上,2009年3月,华为相继宣布为美国CDMA运营商Leap Wireless和Cox CommunicaTIons提供CDMA设备;今年1月它还与Cox进行了LTE现网测试。8月,华为宣布成为全球最大WiMAX运营商Clearwire的主要供应商,所占份额超过30%——值得一提的是,在WiMAX突破Clearwire,其意义并不亚于在WCDMA上突破沃达丰英国、NTT DoCoMo;在CDMA上突破Verizon Wireless。

全球基站出货超50万个 领跑下一代移动

  据华为向C114提供的数据显示,其2009年全球基站出货量超过50万、市场占比近29%,离公认的“老大”爱立信仅有1%的差距。而以基站载频计全年出货量超过290万。根据咨询公司Dell’Oro的研究报告,华为的发货量从第三季度即跃居全球第一。具体为:GSM基站出货175万载频、UMTS基站出货75万载频、CDMA基站出货超过40万载频。

  与哪些运营商合作更能看出一家供应商的地位。全球顶尖运营商中,沃达丰(Vodafone)、法国电信(France Telecom)、西班牙电信(Telefonica)、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美洲移动(America Movil)、Teliasonera、Telenor等运营商都选择了华为。

  在GSM/CDMA/WCDMA时代均扮演了挑战者角色的华为,毫不掩饰对LTE领导者地位的追求。2009年8月C114从华为相关人士处首家获悉,华为内部自评从WCDMA/HSPA来看爱立信华为无线双雄时代已成定局,LTE及后3G时代,这一局面将会进一步得以巩固(http://www.c114.net/news/16/a437031.html)。

  对此,万飚表示,“在LTE我们第一次有机会参与第一波网络建设与竞争,2G、3G我们都比别人晚了几年才进入市场,所以我们的投入很坚持。”

  据华为自测,截至2009年底,公司已经参与全球36个HSPA+网络的部署,其中20个网络已正式商用;参与42个LTE网络的部署,其中含5个LTE商用合同和1个预商用合同,分别为Teliasonera挪威、MTS乌兹别克斯坦、Telenor挪威、Net4 mobility瑞典、比利时Belgacom以及中国移动TD-LTE世博项目。

  此前华为LTE产品线总裁应为民在2009年GSMA亚洲移动通信大会期间曾透露,公司正在争取来自北美的LTE订单;在欧洲,则正在与包括沃达丰在内的主流运营商就LTE进行接触(http://www.c114.net/news/126/a459747.html)。

  “目前华为正与ATT、T-Mobile等全球顶级运营商合作进行LTE测试,并都有很好的表现。”万飙透露,2010年上半年,北美市场就有望实现重大LTE突破。

  华为无线新格局背后:客户化的解决方案

  2009年是华为无线发展史中的关键一年,也是华为率先推出的SingleRAN大放异彩的一年,二者的重合绝非巧合。

  “客户不挣钱,华为不挣钱;客户不成功,华为不成功。”万飚在采访中用一句华为理念精准概括了华为无线产品线乃至整个公司的成功秘诀:以客户为中心。无论2005年提出的分布式基站,还是今天为业界广泛接受的SingleRAN,都是华为在这一理念上所作出的创新。

  “想客户所想,急客户所急,并不是挂在嘴边就可以。”万飚举例称,在2009年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运营商也面临很大的挑战:“数据业务在增长,但是收入却没有明显增加;ARPU值下滑;网络性能要提升,但是投资要压缩;设备能耗高、网络复杂运维成本太高等等。这些正是华为要帮助其解决的问题。”

 在这一环境下,华为一方面加强对客户的客户(终端用户)体验的关注,对所部署网络的性能“要求比运营商更高”。另一方面推出一系列帮助运营商长期演进和节省运维投入的解决方案。

  针对未来运营商所面临2G/3G/LTE同时运维的趋势,华为2007年即投入SingleRAN的分析与开发,通过将各种制式移动网络的全面融合,使运营商用一套无线网络系统就能同时提供2G/3G/LTE多制式服务。不仅解决了运营商“多团队运营多网络”、网络运维成本高、网络升级不便的难题,更进一步简化网络结构、保护建网投资,实现面向未来网络的平滑演进。

  据介绍,西班牙电信旗下的O2德国是第一家部署SingleRAN解决方案的运营商。在此之前,O2德国的网络面临很多问题,覆盖不佳、网络性能不好、运维成本高等。部署SingleRAN解决方案之后,O2用一张网实现了2G/3G的覆盖,网络性能、话务量和数据业务流量都大幅度提升,网络商用后O2的收获很大。

  “2009年,华为新获得的合同都是采用SingleRAN解决方案的,包括几个LTE的商用合同,客户对此非常认可。”万飚称,SingleRAN在一定程度上引领了未来无线产业发展的趋势,这比获得多少个新合同意义更为重大。

  不做“霸主” 华为领导者心态蜕变

  近两年来,华为业绩的攀升,在欧美高端市场上站稳脚跟,在ITU、3GPP、3GPP2等国际标准组织担任多个小组领导职位,成功塑造了自己“行业领导者”的形象。尽管如此,华为的心态是否已从挑战者角色转变过来?

  “华为还是有追求的,不会做‘霸主’。”对此万飚表示,“我自己觉得一个产业很难一家独大,所以我们还是要开放合作,这样产业才是健康的。我们也愿意将观点分享给整个产业,期望在未来与主流供应商一起合作协同,把饼做大。”

  同时他更宣称,华为不会陷入恶性价格战:“任何东西要做成功,一定要有相应的商业模式来支撑,需要产业链各方赚到合理的利润,以支持下一步的发展。如果都只顾赚钱、没有投入,最后受害的将是运营商客户。”

  2008年以来华为开始就发布电信业趋势分析、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无线白皮书等,华为自评这也是从领导者角度观察产业的转变体现:“华为市场份额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领导者,要有自己的观点和想法、能够预见产业趋势,并且这些观点和想法要能满足客户。我们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

  万飚指出,未来3到5年内全球仍有15亿用户要解决打电话的需求,而数据业务的流量将在数年内以上百倍的速度在增长,频谱资源越来越珍贵。采用融合建网的方式,打造可盈利的移动宽带是运营商的必然选择:“一张网实现多种制式的网络覆盖,2G网络可以用于解决话音需求,3G/LTE用来承载数据业务,而Refarming(频谱重整)技术则可帮助运营商实现频谱资源的重用,降低成本。”

  此外他还将行业竞争比喻成高手下棋,称要像围棋高手一样“走一步看十步”。华为有个理念为“用未来的技术做现在的产品”,即对客户需求提前预见、提供有一定前瞻性的解决方案和技术,比如华为的SingleRAN。据透露,“比LTE更具前瞻性的技术”华为也已开始研究。